人物10072 項目4985 室內491 家居及產品157 文章2335 方案1321 攝影711 視頻224 圖書201 專欄99 讀者來稿 最新評論21,539 所有作品10902 所有圖片145,696
建筑史話之三:法老的萬歲夢
金字塔、獅身人面像是每一個去埃及的旅游者都不能錯過的古代神跡。神奇的金字塔,是建筑嗎?因其中心有放棺材的密室,盡管空間很小,金字塔仍是建筑。因其空間是為棺材而設,金字塔實際上則是帝王的陵寢,一個巨大的墳墓。與秦始皇等中國皇帝的帝王陵寢比,雖都無比巨大,中國是堆成一座像山的土包包,而埃及金字塔則是一個精確數字關系的精準的幾何體—正四棱錐體。中西大概從墳墓上就早早地體現出了審美趣味的分道揚鑣。
來源:鄧在

金字塔、獅身人面像是每一個去埃及的旅游者都不能錯過的古代神跡。神奇的金字塔,是建筑嗎?因其中心有放棺材的密室,盡管空間很小,金字塔仍是建筑。因其空間是為棺材而設,金字塔實際上則是帝王的陵寢,一個巨大的墳墓。與秦始皇等中國皇帝的帝王陵寢比,雖都無比巨大,中國是堆成一座像山的土包包,而埃及金字塔則是一個精確數字關系的精準的幾何體—正四棱錐體。中西大概從墳墓上就早早地體現出了審美趣味的分道揚鑣。

埃及跟四通八達的兩河流域的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平原正好相反,四周都是天塹,自身穩固而封閉。尼羅河是流淌在沙漠里的河流,帶來了上埃及的肥沃泥土,使得河谷富饒而充滿生機,河谷以外則荒無人煙。尼羅河谷是沙漠里的一連串綠洲,而下埃及沖積形成的三角洲則是埃及文明爆發的舞臺。流進地中海的河口也并非天然良港,埃及與外面社會幾乎唯一的通道是紅海端部的西奈半島。它猶如一塊墊步石,銜接了封閉的埃及與開放的歐亞十字路口的美索不達米亞。猶太人出埃及的第一步正是在西奈半島。

你方唱罷我登場是美索不達米亞的多元化特點,與此正相反,埃及的文明是則始終單一線條的,歷經約三千年而不斷。埃及文明分為古王國(約2700BC-1900BC)、中王國(約1900BC-1500BC)和新王國(約1500BC-525 BC)三個時期。史前時期的埃及為上下埃及兩個獨立的王國,北方的首都在Buto,南方的首都在Hierakonpolis。上下埃及大約在公元前3200年,由神-王統一,從此開始了歷史時期。

上一篇我們說到近東不同族群對宗教的虔誠度差異很大,以及宗教種類的五花八門。而埃及的宗教就是最虔誠的那種,國王法老同時也是擁有全部智識的特權階層即僧侶階層的頭目,并且介于人神之間。這點有點類似中國的皇帝,號稱天子,天的兒子的意思;而中國人的天就是中國人最高的神,神的兒子當然也是神啦。傳承3千年的埃及宗教,是種原始的泛神教,有各種神;最高的神是太陽神Aten,或Amun-Ra,然后是死神兼從復活到永生之神Osirris。

埃及對人生命的看法頗奇特,認為人活著是臨時的,死后才是永生。這套邏輯衍生出奇葩的結果,那就是活人住的房子不重要,不過臨時的窩棚而已,死后永生的墳墓才是永恒之宅屋。因此,墳墓才是最重要的建筑。中國也有著厚葬的傳統,但遠未達到埃及的程度。中國的皇上也非常重視自己的陵墓,好多剛登基,就開始給自己修墓;墓修得也巍峨氣派,無所不用其極。但,活人的宮殿仍然更重要。中國古代大量的文獻記載了國王、皇帝們的宮殿和奢靡的生活,也有著大量的考古遺跡;埃及卻只余下雄偉的金字塔,而宮殿無論是遺跡還是文獻都少之又少。

我們在上兩篇提到,智人之所以從各種人屬動物中脫穎而出,就是跟他們頭腦中的基因變異從而發生了認知革命緊密相關,于是我們的祖先有了八卦的能力(參見尤瓦爾.赫拉利的《人類簡史》)。相對其他人屬動物,我們的祖先有了卓越的編故事的能力,體現在對自己不曾經歷的事情也有了想象得栩栩如生的能力,比如對死亡。對死亡的恐懼是所有動物共有的。從進化論的觀點來看,不怕死的動物早被淘汰了。沒有任何人經歷過死亡,卻不排除對死亡以及死后的世界描繪得繪聲繪色,仿佛親眼所見。智人的后代就具有這種高超的能力。可見,編故事到使人相信是種高級能力。傳播與禁止傳播這些故事就變成了智人社會的一種權力。因而傳播自由并不是易得的自由,在有些國家宣傳部、以及思想警察等仍然是維持其政權的強大武器。這也就是為什么早期人類社會中,巫師以及僧侶階層往往是特權階層的原因,因為他們控制了人的思想,讓人只能相信他們編出的故事。埃及人編了一種死后的故事,正如許多其他宗教一樣都是教人不怕死,只不過埃及的故事奇葩到死后才是永生,活人不過是臨時的過客。埃及宗教與其他宗教一樣得面對死亡的難題,就得回答軀體與永生的靈魂的關系。顯然,埃及人認為死后的靈魂必需一個載體,這個載體就是尸體。干燥的尼羅河谷的氣候使得埃及先民不難發現易風干的動物尸體不腐爛,涂抹上各種香料后就成為更易保存的臘肉。法老為了自己的萬歲夢,不惜在死后把自己的尸體精心制作成臘肉,其實表達出的就是:朕多想再活一萬年!屁民們,死心踏地臣服于我吧!

埃及活人住的他們思想觀念中的臨時窩棚又是怎么樣呢?埃及不缺泥土和石頭,干燥的氣候下缺木本植物多草本植物和棕櫚。可能受到與之接觸的美索不達米亞的影響,埃及在后Gerzean時期從不結實的植物建材如蘆葦、紙草、棕櫚葉和席子等轉向建構性的土磚和石頭。普通的住宅由生土磚建成,一層或兩層高,天花為平頂或拱頂,屋面有女兒墻,其下有涼棚。房間面向朝北的院子。而石頭則用于神的宅屋。

古王國金字塔是由Mastaba類型發展而來,這種臺階式金字塔非常類似于近東的Ziggurat,即當地保護神的住所。只不過埃及人認為法老就是一種神,而且似乎在審美上有著精準數學的強迫癥,如金字塔邊很仔細地按照基本方位點定位。第三至第六王朝的大金字塔所立的基地散布在尼羅河的西岸,在三角洲頂點之南大約50英里長的范圍內,基地之下是與農耕地脫開的巖石架。真正最好的金字塔是著名的Gizeh三金字塔,由第四王朝Seneferu的繼位者而建。可能有人會誤認為金字塔是法老陵寢的唯一單體建筑,其實它只是眾多建筑群之中的一個主要部分而已。建筑群被院墻所包圍,一般有三座大殿:一座祭品殿,在金字塔東側,偶爾也在北邊;一座停放死后且被神化的法老神殿,通常情況下突出于東邊院墻偶爾位于北側,供人祭拜;還有一座“河谷建筑”,在里面制作木乃伊并完成葬禮。正如古今中外所有這些墓主一樣,為了隱藏和保護墓室以及進入墓室的甬道,古埃及人絞盡了腦子,其結局也都完全一樣,那就是都枉費了心機,其臘肉今天展示在世界各地供人圍觀。

埃及的陵墓以及普通的住屋與中國的坐北朝南不同而是坐南朝北的,入口正常是從北部進而不是南部進。有人可能會想當然地認為埃及在南半球。埃及確實在非洲,非洲大部分也確實在南半球;但埃及在北半球,并且緯度跟上海在一條線。可見,中國的風水術在同是北半球的埃及失靈了,也力證了中國風水術作為一種理論的貧乏,和偽科學本性。

在所有我們知道的例子中,金字塔的核心都是臺階金字塔,外圍則是向心的傾斜著的石頭片或石頭層,最后這嚴絲合縫的面層石材就從上往下施工,并且塔頂石可能會鍍金。當然今天鍍的金子都不見了,要是還在那才叫奇怪。這些石材有多嚴絲合縫?陳志華先生說頭發絲兒都塞不進去。曾經有個瑞士的鐘表大師在得知金字塔造得如此精準后,認定它絕非奴隸所為,一定是高超的自由民工匠制作與建造的。他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來解釋。他曾經入獄,獄中被強迫制作鐘表,精度只有入獄前自由狀態的1/10。位于開羅附近的Gizeh的Cheops大金字塔的石頭塊,平均重達2500 kg。埃及金字塔是古王國時期的杰作,封閉的埃及人那時在技術上遠遠落后于開放的近東,埃及石匠用帶著折邊或鋸齒的黃銅鑿子來加工石材,而這種鑿子硬度不如花崗石,而且是冷加工的因而是脆性的;一直到中王國時期與近東頻繁征戰才掌握了那里的青銅技術。此外,埃及人還不懂得滑輪技術,只會利用杠桿原理升降重物。在金字塔的制作與施工過程中,技術那么原始的埃及人是如何加工石材到如此精準的程度?又是如何把相當于33個人體重的加工好的琢石提升到施工高度?這些問題至今也沒有給出合理的解釋。怪不得有些人說金字塔并非地球上人類的杰作而是外星人完成的。如果真是當時的埃及人完成的,我們只能驚嘆智人的八卦能力,竟然能把那么粗陋條件且工具欠缺的一個個草民忽悠成人定勝天的能工巧匠,好比赤身露體的義和團真能抵擋住洋槍洋炮而刀槍不入。這是何等不合邏輯的神力!

時間到了中王國時期,首都不再在下埃及而遷至上埃及,帝王的陵寢也不再是荒野平坦的沙漠上的金字塔建筑群,而是變成了山區里的巖石窟Rock-hewn Tombs。這里面最著名的要算埃及傳奇法老拉美西斯二世(RamesesⅡ(1304-1237BC))的巖石窟。埃及的法老大多是閉關鎖國的君王,他是埃及歷史上少見的武帝,將近2米的大高個兒,長壽且戰功彪炳,多次侵入黎巴嫩等近東地區。石窟前是他自己以及皇后的四個巨大石雕像。傳說中,陽光在每年的他的生日會照射到他自己被精心制作成的臘肉上。一般來說,這一時期的法老陵寢在山洞前還有一個退臺的神廟,神廟最上方正中位置是一個濃縮版的金字塔。這體現了由金字塔向神廟發展的過渡性。

古王國時期的法老還是半人半神的,到了新王國時期,法老則直接演變成了真神。法老的陵寢不再呈現為墳包包的金字塔而全然變為徹底的神廟。走上神壇的法老不再帶有世俗崇拜色彩,全然宗教化了。廟宇由兩種主要的類型組成:其一是停放尸體的廟宇,服侍被神化的法老;其二是禮拜廟,崇拜古代的或神秘的神。在這之前(新王國時期前),停尸廟與禮拜廟基本相同,也跟大多數尊貴的神殿在布置上雷同。沿著一條主軸線,并不特別強調方位,有一個用墻圍起來的露天的院落,周圍一圈柱廊,引向一座帶頂的建筑,由橫向的帶柱前廳或“柱廳”和一座圣堂(或多座假如該廟供奉多個神)組成,圣堂又由一些僧侶所需的小殿和其他房間拱衛著。一座引人注意的通向內院的軸線上的大門形成了一項傳統;于是延展至內院的整個寬度形成了一對高聳的收分的塔,塔間是高高的大門,配有旗桿、脖狀檐口和卷形出挑。大門前是方尖碑 (Obelisks) ,平面正方,逐漸向上收分在頂端是金銀合金的方尖錐(方尖碑因而可看作進一步濃縮與儀式化的金字塔),高達9或10倍底座的直徑,四個豎直面上刻有象形文字。這些方尖碑不是拼接成的,是一個個完整的花崗巖,采自Aswan采石場;制作的條件相當簡陋,靠的是楔子、搗杵和火。這同樣讓人驚嘆。

埃及的紀念性建筑,包括金字塔的墓室和廟宇基本上都是梁柱式的,與近東的拱建筑恰成對比。埃及神廟的柱子粗大、密集,是石柱的森林。埃及柱子有其植物的起源,柱身表示捆扎的植物稈,收束在柱基,柱頭看起來源于蓮花花苞、紙草花或者隨處可得的棕櫚葉。如此以柱子為主體的神廟不論在形制上還是審美表現上都深深影響了后來的希臘建筑,從而成為西方建筑真真的源頭。

埃及的這些神廟、金字塔、木乃伊等構成的獨特文化以及承托著法老絞盡腦汁的萬歲夢的王朝,終于在中亞游牧民族波斯的入侵下走到了盡頭,創造了地球上最長的記錄也不足三千年,在地球46億年齡中也僅僅是一瞬間;也順便給未來的人類做了一個注解:再固若金湯的王朝,無論以何面目來粉飾,也終有滅亡的一天。法老的這一天是公元前525年的某一天。

2019年01月28日

初稿于廣州

2019年06月04日

完稿于成都

 

傅卓恒 等1人贊過
2019.06.05
請帖個標簽,寫個點評吧!
標簽(多個標簽用逗號隔開) 登錄可保存標簽
綁定新浪微博可評論

小貼士


標簽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內容分類管理
->進入收藏管理頁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河南22选5好运2奖金